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齐小说 >>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 >> 第518章 (6章)你确定你只是早上没吃

第518章 (6章)你确定你只是早上没吃

医院·

“顾先生,顾夫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或者说,还能不能醒来?”

闻言,顾连城轻轻的垂下了眼眸,终究一语未发,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还请顾先生多注意身体。”医生安慰了一句,这才转身离开了。

顾连城静默无声的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凌乱脚步声突然响起。

他抬眸看去,只见顾浅浅神色焦急的跑了进来,她的身后,是柏谨丞。

“二哥,妈现在怎么样了?”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淡淡的解释了一句,他没有再说话。

任凭顾浅浅说什么,问什么,他始终沉默着。

瞧着他此刻的模样,柏谨丞眉头轻蹙了一下。

他来到他身边坐下,低低的问了一句,“雪球呢?她没事吧?”

顾连城本就不好的心情,在瞬间跌入了谷底。

“她是我的女人,好与不好都是我的。”

柏谨丞:“……”

看着他这突如其来的火气,柏谨丞轻轻的摸了摸鼻子,没有再多说什么。

“二哥,今晚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妈妈怎么会突然受伤的?”

顾浅浅红着眼睛走了过来,担忧的问了一句。

闻言,他眉头轻蹙,凉薄的吐出两个字,“意外。”

“什么……”

顾浅浅话音未落,一阵脚步声突然传进了众人的耳膜。

顾连城抬眸看去,之间顾连翰缓缓走来。

走了过来,他抬眸看了一眼那道紧闭的门,没有多说什么,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顾连翰的出现,空气好似就此凝固了起来。

他静静的坐在一侧,指尖,一根细细长长的苏烟,在静静地燃烧,衬衫前两颗纽扣敞开着,露出了他的一片肌肤。

正在这个时候,顾连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起身,他大步朝着无人的地方走去,顺便接通了电话。

“在什么地方交易?”

“行,我亲自来,今晚实施抓捕,让我们安插在里面的人先撤退。”

挂掉电话,他扭头朝着顾浅浅看了过来,“我有事先走了。”

顾浅浅还来不及说话,他已经朝着电梯口走去。

“哼!”顾浅浅不悦的哼了一声,“二哥到底有什么事儿,妈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他就要走了。”

顾连翰漆黑的眸子微微一凝。

似乎是意识到什么,他立即拿出手机给胡宴发去了一个信息。

他信息刚过去胡宴便回消息了。

“先生,今晚的交易对象很神秘,不肯透露身份,杨超楠已经带人过去了。”

想到顾连城方才电话里模糊朦胧的内容,他瞳孔轻轻缩了一下。

里面,混入了内奸。

指尖的苏烟瞬间被他掐灭,起身,他大步朝着电梯口走去。

“大哥,你要去哪里?”

顾浅浅急忙叫住了他,“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心慌。”

“我累了。”他只是简单利落的吐出三个字,半点多余的安慰都没有便离开了医院。

今晚,注定是不太平的一夜。

警务司里最精锐的队伍在顾连城的带领下,全副武装出动了。

目的,正是雪阳市最大的娱乐场所,天上人间。

“总警司,我们来晚了,人已经跑了。”

顾连城刚到,江扬便走了上来,低声汇报道。

闻言,他眸色一紧,立即朝着楼上走去。

他一身笔挺的西装,外套底下,是精巧的手枪。

在经过走廊的时候,一人突然与他擦肩而过。

他漆黑的眸子微微一凝,手枪瞬间便对准了男人,“站住。”

闻言,那人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

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衬托得他身姿越发的挺拔,修长。

只是,他却带着口罩,垂落的头发遮挡住了眉眼。

顾连城慢慢的朝着他走了过去,眼里有明显的防备。

周遭的人也下意识的做起了防备的动作。

在顾连城接近的瞬间,还没来级的扯下他的口罩,他突然朝着他踢了过来。

就在顾连城后退的空档,他迅速的朝着楼梯跑去。

江扬握住手枪,瞄准了他。

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瞬间,顾连城的手覆在了上面,阻止了他的动作。

“别开枪。”

江扬疑惑的朝着他看了过来,“总警司,这个人有问题。”

他站在楼上,看着那抹身影迅速的隐进人群,不见了踪影。

他漆黑的眼底闪过一抹暗流,最终消失无踪。

“收队。”

江扬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总警司是怀疑他的枪法,怕他误伤了民众,还是,故意放那男人走。

可不管是什么,他们今晚的行动都已经失败了。

“总警司,如果刚刚抓到那个男人,我们或许就能顺藤摸瓜找到H集团背后的老大。”

顾连城冷峻的面容闪过一抹阴霾。

他默不作声的把手枪收了起来。

“今晚的行动本就是虚张声势。”

吐出一句,他大步离开了天上人间。

江扬深深的叹息一声。

一日不瓦解H集团的势力,雪阳市就没有真正平静的那一天。

直觉告诉他,刚刚那个男人,一定是知道什么?

不会那么巧的!

……

顾连城走出天上人间,立即驱车去了医院。

他开车的速度很快,疾驰而行。

短短十几分钟他便来到了医院。

“顾连翰呢?”

瞧着靠在柏谨丞怀里的顾浅浅,他开门见山,没有丝毫的委婉。

顾浅浅抬起头,一双红肿的眼睛茫然的盯着他:“大哥在你走后他就走了,说是累了。”

顾连城目光仿若没有焦距的看着别处,眼睛里的光束渐渐变成了漆黑暗涌如潮水般。

没有再逗留,他又走出医院。

瞧着他离去的背影,顾浅浅冷冷的哼了一声,“大哥和二哥真的是太不孝顺了,妈还没好,他们就这样子。”

柏谨丞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想多了,不是有我陪着你的嘛。”

……

顾连城风风火火的往家里赶去。

他的心中存着一个巨大的疑问,这些疑问,他从来没有问出口过。

如果不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过于蹊跷,他也不至于费力去布一个局。

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果然有人入局了。

而那个人……

他猛地推开了顾连翰的房门。

此刻,他正从床上睁开了眼睛。

瞧着出现在门口的顾连城,他眉头轻皱,“做什么?”

顾连城静默无声的凝望着他。

他柔软的黑发遮不住他的眉眼,他的眼睛寂静而深邃,无形之中,却也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邪妄、幽冷!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知道。”

“有谁看见你回来了?”

顾连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轻哼出声,“审犯人?”

“但愿不是。”

顾连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走出了他的房间。

来之前,他让路南来查过监控,顾连翰回来的时间,显然和他在天上人间的对不上。

可那熟悉的感觉……

他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真正怀疑顾连翰与H集团有关系的时候,是在他带着乔小姜回来那一刻。

能躲过警务司重重关卡,将一个人带走,藏匿一年的光景,现如今,也只有H集团能够做到。

他们涉军火走私,制定了属于自己的系统,而且,还对警务司的系统有一定的了解。

顾连翰,他曾经是最优秀的谈判专家,出入警务司仿佛出入自家一样。

这所有的一切,让他都不得不将他与H集团联系到一起。

仰起头,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越是深入的去找寻真相,他便越发的害怕。

怕,揭开的真相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顾先生,你怎么回来了?”

楚文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他一脸茫然的看着顾连城。

今晚不是顾先生和乔姜的新婚之夜吗?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顾家?

“顾先生,乔……顾太太呢?”

闻言,顾连城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紧,而后,立即朝着外面走去。

等楚文追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发动驱车离开了。

楚文:“……”

……

乔姜还待在别墅里,她依旧紧紧的抱着哈士奇,她目光呆滞,似乎是没有焦距。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往楼下传来。

“乔姜。”

低沉清冽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她本能地抬头去看,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跟前的顾连城。

他的右手牵着一只哈士奇。

一身剪裁合身的手工定制西服穿在他身上愈发衬得他身材挺拔如松。

她看了他一眼,又默默的收回了视线,依旧一语不发。

瞧着这一片狼藉的地方,再看见坐在血迹之上的她,还有那一身沾染了血迹却没有换下的婚纱,他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给你的。”他将手里的牵引绳扔到了她的身上。

乔姜突然情绪激动的将绳子朝着他砸了过来,无意间砸到狗头上,哈士奇嚎叫了一声,默默的躲到了顾连城身后,露出一个脑袋警惕的看着她。

男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来,下颚线如同犀利的刀锋,声音沉醉低迷,“做什么?”

“你以为什么都可以代替是么?”

她盯望着他,声音寒凉的问了一句。

顾连城静默无言的看着她,瞧着她此刻脆弱的模样,心底生出一种叫做酸涩的感觉。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那些情绪全部压了下去。

“你杀了我的狗,我要让你看见这只,就想起你今夜的所作所为!”

吐出一句,他便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顾连城,在你的眼里,我就那种血腥暴力的人是么?”

其实她问的是,是不是在他的心里,就从未真正的信任过她?

可是话到了嘴边,她突然就没法问出口了。

这是肯定的,如果相信,他又怎会这样,不顾一切的刺穿她的心。

顾连城脚步一顿,他的脸上露出心疼的神情。

他没有回头,只是凉薄的吐出一个音节:“是。”

“……你!”

乔姜猛地站了起来,可坐了许久的她脚早就麻了,于是,她又跌坐回了地方。

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她却哼都没有哼一声。

听着后面传来的动静,顾连城脚步微微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大步走出了别墅。

乔姜坐在地上,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颗心,犹如百草丛生。

果然,能活着对她来说就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了,怎么,还要去期待其他的呢?

……

这一夜,乔姜彻夜未眠。

天亮的时候,她还是换下了婚纱,去往了警务司。

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她都需要去工作。

而关于她清白这件事,她已经不想要去追究了。

等她醒了,一切的真相就会浮出水面。

她不想要再去为了证明自己,将自己弄的浑身伤痕。

要误解,就误解好了。

但凡他还有点眼睛,就能看出来,监控里那个女人的婚纱,上面的钻石,多了一颗。

而顾连翰送她的婚纱,钻石被她不小心弄掉了,被哈士奇抢走了,至今没有找回来。

当时,因为那颗钻石她气的几天没吃下饭。

而这件事,顾连城他知道。

“乔姜,你和总警司要这么忙么?刚刚新婚就来工作了?”

叶菱一脸诧异的看着她,“你还真是一天不解剖浑身不舒服是吧?”

她没有说话,彻彻底底的把叶菱漠视成了空气。

瞧着她此刻的样子,叶菱名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你到底是怎了?”

“……”

回应她的,依旧是无声。

叶菱:“……”

这又是和总警司吵架了?

她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晚上有聚餐,一起来?”

“好。”

叶菱:“……”

一整天的时间里,乔姜都在拼命的忙碌,不给自己空下来的机会。

直到,被叶菱和杜欢喜拖出了警务司,进了餐厅。

叶菱和杜欢喜把她按在座位上,俩人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快点吧,多吃点,你早上就没有吃饭了。”

“嗯。”她淡淡的点了点头,拿起了筷子,“我为了晚上吃免费的,所以早上就饿着了。”

叶菱和杜欢喜默默的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因为看得出来,她明显有些不开心。

估计,又发生什么她不愿意多说的事儿了。

一晚上,她都在埋头苦吃,风卷残云。

“咳!”路南轻咳一声,“乔姜,你吃这么多不撑么?”

她在百忙之中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早上就没吃了。”

“……”闻言,路南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你确定你只是早上没吃?”

“别哔哔!”

路南:“……”

杜欢喜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慢慢吃,我去一趟卫生间。”

“我也去。”放下筷子,她起身陪着杜欢喜一起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这边,杜欢喜刚刚上完厕所,走出卫生间,便见一个女人直冲冲的朝着她走了过来,她躲避不及,被她撞了上去。

她脚上穿着高跟鞋,不小心崴了一下。

可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道歉,反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红唇讥讽的勾了起来,“你走路不长眼睛么?”

“……”杜欢喜眉头一皱,似乎没有想到一个互不相识的人会这样出口伤人。

“是你先撞到我的。”

“哼!”女人轻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

杜欢喜:“……”

她摇了摇头,没有要跟她计较的意思,便朝着外面走去。

谁知道,在经过女人身边的时候,她却抬脚绊了他一下。

她脚上穿着高跟鞋,一个不慎,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膝盖,手臂,臀部都传来了一阵尖锐的疼痛。

女人踩着高跟鞋来到她跟前,低笑出声,“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连走路都不会呢,这样的你,怎么也好意思和我抢男人呢。”

杜欢喜眉头仅仅的皱了起来,似乎不知道她这说法是为了什么?

她刚准备问,就见陆青北出现在了眼前。

他衣冠楚楚,神情冷漠,就这样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目光扫过她此刻狼狈的模样,他眼底戾气一闪而过,“怎么回事?”

“陆先生,她不小心摔倒了,我想扶她起来,她却凶人家呢。”

女人抱着陆青北的手臂,声音软糯的撒着娇。

杜欢喜冷冷的笑了一声,那笑,不知道溢满了多少的讽刺。

正在这个时候,一只鞋子突然往卫生间的方向飞了出来。

女人躲闪不急,狠狠的被砸了一下。

卫生间门口不知道何时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大家都朝着卫生间看了过去,就见乔姜赤着脚走了出来。

女人不可思议的盯着她,“你敢打我!”

乔姜只是云淡风轻的瞥了她一眼,“允许你犯贱,就不允许我打人了。”

话落,她俯身将杜欢喜扶了起来,而后直接连鞋子都不要便走了。

杜欢喜想要去捡,她冷笑出声,“扔过垃圾的东西,就不要了。”

随着她一句话落下,气氛似乎凝滞住了。

而她却没有在意,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昨晚的那一跤,摔得确实有些不轻。

杜欢喜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见那女人小鸟依人的站在陆青北跟前,竟是那样的扎眼。

那样的画面,不管对方是谁,不管看几次,还是会让她呼吸困难,就仿佛有一汪波澜起伏的海水溢满心口,似要将她溺毙其中!

直到杜欢喜的身影消失不见,陆青北猛地就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

“陆,陆先生?”

迎着女人不解的眸子,他凉薄的勾起唇瓣,“我们认识么?”

吐出一句,不顾女人错愕受伤的模样,他转身便离开了。

……

乔姜回去的时候,家里已经被打扫过了,那些血迹已经不在了,满室的凌乱也已经被整理过了。

她刚准备上楼,却见顾连城往楼上下来。

他拖着行李箱,看样子,似乎是要离开。

乔姜的心微微一窒。

而男人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未多说什么。

在他经过身边的时候,乔姜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这一次,我走。”

吐出一句,她转身便朝着外面走去。

顾连城新买的哈士奇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上了她的脚步。

顾连城站在原地,他静默无声的看着乔姜离去的背影。

那么多次,都是她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去。

原来,被人丢下竟是这样的孤寂。

可是有些事,他不得不做。

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苏容宇。

挂掉电话,他转身走了出去。

……

乔姜拖着受伤的腿,置身于夜晚的城市的路灯下,处于喧嚣和车水马龙的另一端。

绽放的霓虹灯,编织了夜的美,却抹不去心中暗淡的色彩。

看着眼前渐渐模模糊糊的色彩,她眼睛轻轻的眨了一下,那色彩在记忆中缓缓流淌。

如果爸爸和妈妈还在,她是不是就不会无家可归。

至少,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还会有一个地方能够让她安心。

站在路灯下,她仰起头,看着天空明亮的星星,嘴角缓缓的扯出了一抹苍白的笑容。

其实,她或许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

可是,没有伞的孩子只能努力的奔跑,不是么?

……

顾连城处理完顾氏的工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他合起文件,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心。

此刻的天空阴沉的有些可怕,一场倾盆的大雨怕是少不了了。

陆晨静静的开着车,突然瞥见了路边的人,他下意识的踩住了刹车。

男人眉头微皱,却没有多说什么。

陆晨握紧了方向盘,“顾先生,那是……顾太太么?”

顾连城扭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路边的乔姜,还有她身旁的哈士奇。

陆晨清晰的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心疼,却转瞬即逝。

他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一路来到她的跟前。

离得近了,他才发现她脸透着一股子病态的苍白,还有些许的薄汗。

他的心微微一紧,可出口的话却冷的像是没有温度,“怎么回事?”

乔姜目光平缓的看着别处,彻底将他漠视成了空气。

“乔姜!”他沉沉的叫着她的名字,话还未说完,一辆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车窗缓缓被摇了下来,陆青北微微低头,他看了一眼顾连城,目光最终落到了面色苍白的乔姜的身上。

他道:“怎么了?”

喜欢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请大家收藏:(www.k7k7.cc)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看齐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最新章节 -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全文阅读 -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txt下载 - 苏宸央的全部小说 -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 看齐小说

猜你喜欢: 爷,妾身要无礼了陆少终于对我下手了娇妻甜蜜蜜:老公,宠上瘾美食辣媳:重生八零甜蜜蜜重生攻略:我的老公是军少诱妻入怀:痞子军少,别乱来!少校,你老婆又上头条啦重生1999:萌首长,俏媳妇早安:我的前妻女王大人头号军婚:异能娇妻,安分点!青梅太撩人:帝国总裁请克制随身空间:兵王的异能小媳妇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总裁宠妻入骨厉少,请节制宠妻入骨:老公,求轻亲王牌狙击:独宠女兵王神秘老公,夜夜撩!萌宝神助攻:夜帝,宠妻入骨重生归来:魔妻新上线!总裁好凶,我好方狂爱:老公求放过宠婚甜蜜蜜:老公,撩上瘾追捕名少:警花夫人不好惹重生系统:八零好军嫂穿越八零,军妻有点甜
完本推荐: 女特工:嫁个老公别太帅!全文阅读庶女夺宫全文阅读拓荒者全文阅读神皇战印全文阅读风亦凉,铅华悠悠时全文阅读雨落风生全文阅读头号私宠:悍妻入我怀全文阅读极品圣王全文阅读恐怖直播全文阅读辣女皇妃全文阅读下堂小妾要休夫全文阅读天上来的八公主全文阅读落跑相公狠狠追全文阅读狂傲特工开创皇朝:香媚特行全文阅读隔千年全文阅读皇帝退休生活全文阅读我爱你,与你无关!全文阅读相见欢之为爱轮回(全书完)全文阅读女神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涅槃金轮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有部小说一宠成瘾:商妃很撩人野枪重生九零:军嫂,有点凶!帝王独宠:太后请入怀兽妃当道:冷王盛宠无度无限睡界刘小童在末世:低调才是王道容少,你老婆又闯祸了桂马的不可能任务[综]晚安心安潜上旧爱叶先生超级梦吟系统反派是作者的亲儿子重回十七岁醉花阴的刺客符行末世妈咪快跑,爹地来了!我的爸爸是超级英雄断刀问仙帝少掌心宠:早安,小甜妻!快穿之拉走反派组CP重生之贴身小保镖鲜妻很甜:亲王,请克制!侠将你曾经是我喜欢的人农门千金:麻辣小娘子夜夜笙歌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综]主角光环聊天世界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最新章节手机版 -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全文阅读手机版 -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txt下载手机版 - 苏宸央的全部小说 - 欢宠99次:高冷警司难招架 看齐小说移动版 - 看齐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