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看齐小说 >> 为了和谐而奋斗 >> 丛林大佬求生记

丛林大佬求生记

无论是在袁殊泽, 还是其他人的眼中, 白罗罗在他和雪卉之间的关系中, 都是充当的保护者的角色。

雪卉性格柔软善良, 不知世事。白罗罗便一路护着他疼着他, 用尽全力去保护他。而当众人某一天突然间发现, 这两人间的关系似乎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 大家的世界观都好像被重塑了。

袁殊泽是世界观被重塑的第一个人。自从那天知道了真相之后,他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白罗罗蹲在火边生闷气。火堆里烤着新找到的红薯,这红薯烤出来比土豆好吃, 甜度更高,口感更软,重点是个头还大。只是因为个头比较大, 所以烤起来也比土豆更加费工夫。

雪卉可怜兮兮的坐在白罗罗身边, 道:“凌……你晚上想吃什么?”

白罗罗听着雪卉的话没吭声。

雪卉见白罗罗不理他,有点急, 小声道:“我、我去给你捉好吃的鸟好不好?你不要生我的气了。”

白罗罗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生你的气?”

雪卉垂着眼睛, 有点难过的说:“你不喜欢我, 不想和我好。”

旁边知情人就只有袁殊泽一个, 其他人听到雪卉的话, 均都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

白罗罗道:“我不是不喜欢你——”

雪卉说:“那你是喜欢我?”

白罗罗深吸一口气,道:“雪卉, 我的喜欢和你说的喜欢不一样,我对你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雪卉听的懵懵懂懂, 他道:“是……男男之间的……?”

白罗罗绝望的说:“……是父爱。”

众人闻言, 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穆行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啃着红薯含糊的对白罗罗说:“域明,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啊。”

白罗罗:“……”

周融说:“嗨,行宫你怎么说话呢,人家只是纯洁的父子关系。”

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快乐的气氛。

白罗罗:“……”妈的这群看热闹的人迟早要出大事儿。

雪卉可怜兮兮的看着白罗罗,见白罗罗还是不高兴,站起来难过的说:“凌,你别生我的气了,我去给你弄好吃的。”

众人很是配合的嘘声一片,白罗罗无奈道:“你们能不能别跟着掺和?”

周融说:“我们没想掺和,这不是太无聊了么……”有现成的言情剧剧场可以看,大家都挺高兴的。

雪卉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了好吃的东西心情就好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哄白罗罗,便想着也给白罗罗带些好吃的回来。

白罗罗看见雪卉走入了丛林中,他还是嘱咐了一句:“别走远了啊。”

“嗯,等我回来。”雪卉挥挥手,消失在了树丛后。

雪卉有时候也会独自出去寻找食物,但是一般都回来的很快。带回来的东西也都千奇百怪,有蔬菜,有动物,甚至还带回来过一只手臂大的田鼠。不过雪卉带回来的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特性,那就是好吃。

白罗罗以为雪卉和往常一样,出去半个多小时就该回来了,结果眼见天都快黑了,却还是没有他的踪影。

白罗罗实在是等不下去,说他去找找雪卉。

“我们一起去找吧。”周融也有点担心,虽然这附近都没有遇到什么大型的野兽,但丛林中到底是充满了危险,万一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就不好了。

白罗罗没有推辞,同意了。

一群人从傍晚找到了凌晨时分,都没有在附近看见雪卉。

白罗罗心中的焦躁也在慢慢聚集,他道:“系统,雪卉不会出什么事吧?”

系统道:“按道理说是不会的,但是有没有意外就不知道了。”

白罗罗道:“能有什么意外。”经过那晚的梦,他差不多已经确定了雪卉的身份,如果他的猜测没错,雪卉就是这颗星球的化身。

系统想了想,说:“被黑洞吸进去了算意外吗?”

白罗罗:“……”什么辣鸡系统,还不如不问。

一群人找了一晚上,都没有发现雪卉的踪迹。周融见白罗罗急的不行,只能开口安慰,说:“别担心,如果雪卉遇到了意外,这附近应该会有痕迹的,我们再找找,说不定他是迷路了呢。”

白罗罗嘴上应着,却有点后悔当时由着雪卉一个人进了丛林,他不知道雪卉去了哪里,更不知道雪卉还会不会回来。

然而就在众人准备回去休息几个小时,再继续寻找的时候,雪卉回来了。

他的模样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也破损了许多,但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容,手里还提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大鸟。

雪卉道:“凌,凌,我回来啦。”

白罗罗听到雪卉的声音,便大步朝着他走了过去,他平时几乎不对雪卉发火,但今天却的确有些生气,语气也微微的重了些,他道:“雪卉,你去哪里了?知不知道我们找了你一晚上,走那么远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

雪卉听了白罗罗的话有点委屈,他道:“凌……我是给你,找好吃的了,你不要生气。”

白罗罗咬着牙把他白色的头发揉乱了,他道:“你去哪儿了?”

雪卉道:“我去给你抓了只鸟,这个鸟可好吃了!”他说完傻笑了一下,把大鸟递给了白罗罗。

白罗罗看着他脏兮兮的脸,又生气,又有点感动,最后他什么都没说,伸出手重重的抱住了雪卉。

周融这王八蛋还在旁边添油加醋,说:“我爱你——是父爱。”

白罗罗:“……”妈的智障。

雪卉自己回来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准备去休息。

周融今天是相当的来劲,对着白罗罗挤眉弄眼,说:“好好的吃雪卉的鸟啊。”

白罗罗听着周融的一语双关,咬牙切齿道:“你晚上别上厕所。”

周融闻言面色微僵,尴尬的笑了两声说:“我就随便说说,兄弟你别当真,我去休息了。”他说完扭头看向了穆行宫,说,“行宫,今天晚上陪我上厕所啊,我一个人害怕。”

穆行宫:“……”嘴上爽了屁股要遭殃了吧。

大家都开始休息,把火堆留给白罗罗和雪卉两个人。

白罗罗其实也有点疲惫,但是在雪卉那无比期待的亮闪闪的目光注视下,他决定还是先把雪卉带回来的鸟烤了。

这鸟似乎刚死,身体还是热的,白罗罗拔了毛,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架在火堆上开始烤。

烤鸡的时候,白罗罗去拿了张手帕沾了点水把雪卉脸上的污渍慢慢擦干净。他道:“脸上怎么搞的那么脏。”

雪卉笑眯眯的说:“这鸟可不好抓啦。”

白罗罗道:“从哪里抓来的?”这鸟的模样有些像地球上的鹰,但是仔细看又有所不同,不过作为一个经常做菜的人,白罗罗能看出这鸟的肉质很不错,烤出来肯定很好吃。

雪卉说:“啊……天上抓的。”

鸟不都是在天上飞么,这话说了等于没说,白罗罗心中叹气,也懒得问了,把雪卉一张脏兮兮的脸擦干净之后,继续看着自己的烤鸟。

雪卉喜欢吃美食,是大家都知道的。之前穆行宫还开过玩笑说一只烤好的鸡就能把雪卉骗走。

既然他都说这鸟好吃,白罗罗想这鸟应该有特别之处。

果不其然,鸟肉刚一架上去,不过烤了片刻,就散发出浓郁的香气。这香气有点像肉香,但又比肉香多了点说不出来的味道。就连白罗罗这个对肉食没什么兴趣的,都不由自主的开始吸口水。

之前去睡觉的人全都被这香气唤醒了,周融腆着脸到了白罗罗身边,说:“什么呢,这么香?”

白罗罗幽幽的看了他一眼,道:“雪卉的大鸟。”

周融:“……你真坏。”他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虽然围过来的人挺多,但是白罗罗还是表明了态度,雪卉的鸟只能他一个人吃,其他人就别想了。

周融不要脸的说:“为什么啊,我也想吃鸟,雪卉的鸟我也不介意。”

雪卉不懂这些荤段子,全程一脸纯真无邪懵懂无知,其他人倒是笑了起来。

白罗罗怒道:“雪卉的便宜你也好意思占。”

不过虽然周融想要,但白罗罗还是硬下心肠来没有给他们吃一口。

最后鸟烤好的时候,白罗罗把鸟切了一半,和雪卉分而食之。其他人坐在旁边眼巴巴的流口水,白罗罗看他们可怜,说:“多闻闻啊,现在不闻待会儿吃完了就闻不到了。”

众人:“……”你的心真狠。

雪卉最喜欢吃的鸟肉果然和普通的妖艳贱货不一样,白罗罗从来没有吃过这种味道,肉又鲜又嫩,没有一点禽类的腥味,骨头含在嘴里都满是鲜味。

雪卉从来都喜欢独占食物,根本不喜欢和人分享,而白罗罗则因为他们之前的调侃决定馋馋他们,继续安静的吃着鸟。

于是众人口水流了一地,最后还是没能吃到雪卉提供的白鸟。

这鸟肉吃完之后,也不知是不是白罗罗的错觉,他感到身体深处涌出一股热流,这热流从胃部缓缓的流遍全身,让他觉得非常舒服。

雪卉吃完鸟,撒着娇问白罗罗还气不气。

白罗罗严肃的看着雪卉,说:“我还是要和你说明白……”

雪卉道:“是父爱!”

白罗罗无奈的泄了气:“……”

雪卉:“爸爸。”

众人听着二人的对话,不由自主的为雪卉的机智鼓起掌来。

袁殊泽感慨的说:“我也算是看着雪卉长大的……”

白罗罗对这一群还在闹的人感到十分绝望,更加绝望的吃掉了最后剩下的鸟脖子。

袁殊泽难过的对白罗罗说:“域明哥,你变了。”

白罗罗吐了快骨头,叼起一根烟,幽幽的来了句:“雪卉大了,我也老了。”

大家:“……”

吃完鸟,众人又回去休息。

白罗罗躺到了石头怪身上,然后雪卉也跟了上来。

白罗罗见他脱了上衣露出脏兮兮的胸膛,道:“你不去洗个澡吗?”

雪卉说:“你陪我我就去。”

白罗罗无言,只能陪着雪卉去了河边。

雪卉脱光之后就光着屁股下了水,他一点也不介意在白罗罗面前露出裸.体,相反,他倒更像是一只求偶的雄鸟,恨不得让白罗罗看见他漂亮的身体和容貌,以此吸引白罗罗。

白罗罗没来没打算看雪卉洗澡的,结果雪卉脱了衣服之后,他露出一个震惊的表情,道:“卧槽,雪卉怎么有腹肌了?”

系统说:“啊,不是早就有了吗?”

白罗罗揉了揉眼睛,确定雪卉身上长了腹肌——还他妈的是八块,他自己才有六块呢。据说腹肌是根据天生定下的,有的人把腹部练成铁板也只有六块。

白罗罗:“咔擦咔擦咔擦。”

系统:“咔擦咔擦咔擦。”

一人一系统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着雪卉洗澡,一边挑刺,白罗罗说:“他腿怎么也变长了。”

系统说:“……因为人家比你高了。”

白罗罗:“……”

事实总是那样的残酷,残酷的就算白罗罗不愿意也要接受。雪卉的身体的确很很漂亮,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褪去了少年身体的青涩,变成了一个男人,结实的胸膛,宽阔的肩膀,漂亮的人鱼线,和修长的双腿,还有八块腹肌。没错,整整八块。白罗罗把瓜子皮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他已经隐约感觉到,在这个世界的自己,似乎是走远了……和全世界对抗不再是个夸张的形容,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雪卉的头发稍微长了些,便用一根藤蔓扎在脑后,他的紫眸看向白罗罗时依旧带着浓浓的爱意,洗完澡简单的擦干了身体,起身走到了白罗罗的身边。

白罗罗还在走神。

雪卉轻轻的说:“凌……我想试试……”

白罗罗立刻回神,警惕的说:“你想试试什么?”

雪卉说:“我想试试抱你。”

白罗罗说:“别开玩笑,我可是一米八三,一百多斤……”他话还在喉咙里,就被雪卉抱了起来。

白罗罗:“……”妈卖批耶。

雪卉高兴的说:“我把你抱起来了!!”

白罗罗露出垂死的表情。然后就这白罗罗这样的表情,雪卉把他抱回了营地。

营地里的其他人还在睡觉,袁殊泽倒是醒了,正好看到雪卉抱着白罗罗往回走,他此时的心情有点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雪卉并没与察觉气氛有点凝固,笑眯眯的对袁殊泽说:“醒啦?”

袁殊泽说:“嗯。”

白罗罗脸都红了,他低低道:“雪卉把我放下来——”

雪卉说:“别怕嘛,没人会说你的啦,对吧,殊泽?”

袁殊泽说:“对。”他的神情有点恍惚,仿佛是在怀疑自己睡没睡醒。

白罗罗突然对这个世界的未来有那么点绝望。

雪卉并没有察觉出白罗罗心中的哀戚,他把白罗罗放到了石头怪上,然后将白罗罗搂到了怀里——动作是那样的自然,好像已经练习过了千百遍。

白罗罗全程木着脸,由着雪卉的动作。

“凌。”雪卉轻轻的在白罗罗的耳边喃喃,他说:“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我们会永远,永远在一起。”

白罗罗又在雪卉身上嗅到了一股草木的气息,大概是雪卉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就会散发这样的气息吧。纯洁的公务员白罗罗这么想着,直到某一天,他发现了残酷的真相……雪卉小王八蛋根本就是在耍流氓。

之前为了找雪卉,白罗罗几乎是一夜没睡。刚躺下去就闭上眼睛陷入了梦乡,直到下午才醒来。

队伍再次启程,雪卉坐在石头怪上,又开始种他的葱。

白罗罗道:“……这到底是什么植物啊。”

雪卉眨巴着眼睛,笑的咧开嘴,道:“这可是好东西呢。”

白罗罗说:“什么东西?”

雪卉说:“吃了它,我就能快点长大啦。”

白罗罗闻言表情一僵,开始思考自己要不要晚上偷偷的去把这些植物给拔了,免得雪卉走上歪路。

虽然白罗罗心中纠结,但在队里的其他人眼里他们不过是一对闹别扭的小情侣而已。周融还羡慕的说希望自己也能找个合适的伴侣,穆行宫问他有什么要求。周融想了想,掰了掰手指,然后认认真真道:“胸大腿长,短发,性格独立。”穆行宫听完,很不给面子的说了句:“我觉的你和自己过就挺好的。”周融:“……”

穆行宫还故意看了眼周融的胸,说:“第一个要求也满足。”

周融:“……”

小打小闹,队伍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意料之外的事情,却突然降临了。

在某天傍晚,天空中飘飘洒洒的落下了洁白的雪花。

当时白罗罗还在河边钓鱼,看到这雪花愣了一下,道:“这是什么?”他伸出手接住,便感到手心一凉。

“下雪啦。”雪卉抬起头,看向天空。

“下雪了?”白罗罗不可思议道,“天气还这么热。”事实上他们穿着短袖短裤,却并不觉得冷,夏天和冬天的分界线是这样的模糊,还未做好准备,寒冬却就要来临。

营地里一阵骚动,大家都没有料到这场小雪的到来。因为按照穆行宫的计算,第一场雪最起码应该在一个月后。

“怎么回事?”周融的表情很不好看,他道,“这是雪?”

“雪。”穆行宫在这个星球上已经过了几年了,自然知道初雪意味着什么,他深吸一口气道,“恐怕情况不太妙。”

周融说:“对。”

白罗罗道:“很严重么?天气马上就会冷下来?”

穆行宫苦笑,他道:“没错,只要下了第一场雪,便意味着冬天来了。我当初第一次到这个星球上还不知道这个规律,差点没熬过那个冬天。”

整个营地的气氛都不太妙,大家的心情都十分低落。

白罗罗道:“我们找个地方扎营先把冬天熬过去?”虽然穆行宫说的很严重,但他们身边有雪卉这个金手指在,应该能够熬过去。

“好。”穆行宫说,“我看这附近有座山,我们去山上吧。”

山上有洞穴可以御寒,食物也更充足一些,而且还靠近水源,很适合安营扎寨。

于是一行人便朝着不远处的高山行进。

雪卉和其他人不同,他似乎非常喜欢雪,心情一直很好。白罗罗说:“你不怕冷吗?”雪卉笑眯眯的说不怕。

白罗罗道:“我怕哦。”

雪卉道:“没关系没关系。”他抱着白罗罗,用脸蹭着白罗罗的后背,道,“到时候我抱着凌,凌就不冷了。”

众人到了山上之后,花了三天时间找到了一个山洞,清理掉了山洞里的一些爬行动物。

穆行宫对过冬已经非常有经验,他开始叫大家大量收集可以储存的食物和木材,越多越好。

白罗罗则被分配到河边钓鱼,雪卉则更直接,脱光了衣服就下水了,时不时拎起一两条一米多长的大鱼。

这些鱼用盐腌制之后,挂在洞口准备风干。白罗罗说时间可能不够了,鱼风干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穆行宫道:“没关系,等天气冷下来了,食物就不容易腐败,不彻底风干也没事。”虽然食物不容易腐败,但是找到食物也成了难题,他们没有准确的时间知道春天什么时候才会再次来临。寒冷和黑暗中,漫长的等待会让人失去希望,灵魂彻底迷失。

取暖的木材全部堆放在洞穴的里面,食物大部分则是挂在通风口处保持新鲜。

石头怪因为体型太大进不去洞穴,所以就在洞穴旁边停下,变成了一块看起来没有生命的巨石。

白罗罗把石头怪身上储存的那些油脂全部搬进了洞里。

周融和穆行宫还在商量洞穴的问题,周融说冬天的时候其实很危险,因为很多动物都在饥饿之中,一旦发现了食物就会陷入疯狂的状态。他们以前就在冬季遇到过狼群,在那次事故中他们整个队伍损失了一半的人手。

“到时候天气冷了,就把洞口用冰砖封起来。”周融抽着叶子烟说,“留出一个出口就行了,外面气温冷,里面烧火冰砖也不会有问题的。”

“嗯,不过饮用水也是个问题,到时候干脆存点冰在洞穴里吧。”穆行宫面面俱到,“喝的时候直接融了就行。”反正以冬天的温度,火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能断的。

食物水源,还有御寒的衣物,都是非常重要的生存要素。

周融团队里的人倒是个个心灵手巧,用草编了不少垫子,到时候可以铺在地上坐着。

御寒的毛皮之前就有所准备,再加上他们去年留下的,还算充裕,当然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被迫面临只有出门的人才有裤子穿的窘境。毕竟外面天寒地冻,不裹严实点指不定一出去就懂傻了。

穆行宫他们说的话果然没有出错,第一场雪下来之后,气温骤降。白罗罗感到不过几天时间气候就直接从夏末直接进入了严冬。

但大家收集的工作并没有停下,根据穆行宫的说法是,等到下雪了,才能停下工作。

雪卉不喜欢夏天,却很喜欢冬季,就算天气冷了,他去河边也要下水。但是白罗罗怕他生病,硬是让他不让他游泳。

雪卉被叫起来,口中在哼哼唧唧。

白罗罗道:“别洗了,谁这么冷,小心感冒。”

雪卉说:“我应该不会感冒吧?”

白罗罗道:“应该?”

雪卉说:“因为我从来也没有感冒过嘛……”虽然哼哼唧唧,但他还是听白罗罗的话从水里出来了。

然后两人照例把鱼串好,用叶子包了拖回了洞里。

他们刚到洞门口,天空中就开始飘飘洒洒的散落雪花。这些雪花大片大片,很快就如鹅毛一般覆盖了整个世界。

穆行宫见状道:“来了。”

白罗罗说:“冬天来了?”

穆行宫有点沉重的点了点头,他道:“先把火升起来吧。”

事实上白罗罗并没有怎么品尝过寒冬的滋味,他去的世界基本上都有一定程度上的文明发展,再加上他身份并不低,所以安稳的度过冬季并不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但是现在确实在一个没有暖气,没有空调,甚至连煤炭都没有的原始世界里,原本温和的冬天,像是一下子狰狞了起来。

火升了起来,周围铺上了厚厚的草甸和皮草,队伍里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倒是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穆行宫说:“这几天就别出去了。”

白罗罗看着这飘飘洒洒的大雪,道:“这雪要下几天?”

穆行宫说:“不到三五天是停不了的,这段时间别处去,出去了就回不来了。”

白罗罗听出了他语气的中的沉重,他道:“嗯。”

气温一下子就降了下来,原本柔软湿润的土地也开始凝结,不过一夜时间,外面的一切便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远远望去,竟是觉得有些刺目。

白罗罗熬了一锅鸡汤供大家取暖,鸡肉是早就准备好的,放了点姜就直接炖了起来。

汤的香味充满了整个洞穴,让大家的精神也松弛了下来。

穆行宫幸福的说:“凌域明,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白罗罗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周融在旁边帮腔,说:“你真应该喝喝老王炖的鸡汤,如果说冬天让我们情绪难过,那一锅鸡汤大概就是把我们推向绝望边缘的最后一根稻草。”

老王就是白罗罗来之前他们团队里做饭的厨子,整天傻乐,憨憨的倒是挺可爱。

白罗罗疑惑道:“那你们没有换个厨子?”

周融说:“怎么换?他已经是炖的最好的了。”然后他说起团队里某个人做炖鸡,居然内脏和血都不放,整只鸡直接塞进了锅里,然后还顿糊了。

坐在白罗罗旁边的雪卉听着这些话露出惊恐的表情,仿佛他已经从周融的描述中品尝到了那一锅糊掉的炖鸡。

白罗罗也露出一点痛苦之色,事实上,周融说这些内容时的表情非常不堪回首。

“算了算了,不说了。”穆行宫打断了话题,他不想再回忆那些食物了,说句不好听的,他们这么做吃的,估计死掉的食物都会死不瞑目。

鸡汤炖好,一人一碗,喝下去整个身体都暖了起来。

雪卉的紫眸里仿佛有星星闪烁,他说:“凌,我看到了彩虹。”

周融说:“我也看到了美好的新世界。”

白罗罗:“……”不就是碗鸡汤么,至于?

一群人喝完了汤,没事情做,就开始要求讲故事听。

白罗罗觉得这样消磨消磨时间好像也没啥关系,就点头应了下来,哪知道他刚应下,众人就用一种闪闪发光的眼神看着他。

白罗罗莫名其妙,说:“都看我干什么?”

穆行宫说:“这里就三个人的故事我们没听过了。”

白罗罗:“……”

穆行宫说:“大家都对你的故事比较感兴趣。”

白罗罗一阵沉默,心里想的是他并不想将他挖社会主义墙角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因为这一点都不精彩。

白罗罗道:“这样吧,袁殊泽先讲,我酝酿一下。”

袁殊泽头上冒出几个问号。

穆行宫伸手一拍袁殊泽的肩膀,说:“大兄弟,你先来吧。”

袁殊泽本来还想推辞,却发现众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他咽了咽口水,勉强道:“好吧。”

于是大家开始心满意足的听故事。

袁殊泽的故事其实比较老套,就是一个想要发财的盗贼好不容易盗窃到了可以改变他一生的宝石蓝晶,却突然被同伴阴了。不但丢失了宝石,还当了替罪羊被送进监狱,直接被判处死刑。

袁殊泽心灵比较脆弱,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说他到底有多信任那个队友,却没想到最后害死他的人,就是他最信任的那个。

众人闻言均都唏嘘不已,出言安慰。

周融道:“所以你最后也不知道那宝石去了哪儿?”

“我要是知道也不会被判死刑啊。”袁殊泽哭着道,“把宝石交出来,就只用判十年左右——还是往长里算。”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回去。”袁殊泽咬着牙道,“我要报复他,我要让他也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虽然袁殊泽这么说着,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到了这里,想要离开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交通工具。而且这个星球危机四伏,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冬天。

袁殊泽说完了,大家把目光投到了白罗罗身上。

贪污犯白罗罗:“……”

“你来吧。”周融拍了拍白罗罗的肩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期待,仿佛觉得自己能从白罗罗身上得到一个精彩无比的故事。

“嗯,说吧,域明。”穆行宫已经掏出了这个星球上特有的一种坚果,开始便嗑便等着白罗罗说了。

白罗罗有点绝望的问系统,说:“我要是告诉他们我是贪污赌博进来的会怎么样啊。”

系统说:“……可能会被赶出去?”

白罗罗望了眼大雪纷纷的山野,感到后背一凉,他咽了咽口水,面对这些期待的眼神,慢慢张嘴说道:“那是一个漫长的故事……”

周融激动的坐的更近了些。

穆行宫咬碎了坚果的壳。

白罗罗说:“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我回到家中,打开门,却看到漆黑一片。”

众人眼神更加期待了。

白罗罗说:“我往屋里走,脚上却被什么东西绊住了,直接摔到在地。倒在地上的时候,我感到手上似乎摸到了一片湿腻的液体,还嗅到了一股腥气……”

系统给白罗罗点赞,说:“你继续编啊,我都想继续听了。”

白罗罗说:“……”

“然后呢?”周融问。

白罗罗阴森森的道:“然后,我一害怕,想站起来,却突然碰到了一双冰冷的脚……”

整个洞穴中原本温暖的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雪卉有点可怜兮兮的说:“我,我有点冷。”

白罗罗闻言却不为所动,他继续阴测测道:“你们猜,那双脚是谁的?”

众人:“……”哥,没叫你讲恐怖故事啊。

喜欢为了和谐而奋斗请大家收藏:(www.k7k7.cc)为了和谐而奋斗看齐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为了和谐而奋斗最新章节 - 为了和谐而奋斗全文阅读 - 为了和谐而奋斗txt下载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为了和谐而奋斗 看齐小说

猜你喜欢: 因为刚好遇见你兔子的傲娇先生缠缚(水流云在)大触我只想安静退个休王牌狙击:独宠女兵王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总裁,先坏后爱玫瑰挞婚婚欲睡古典音乐之王[重生]和你走过春天重回六零年:娇妻的奋斗生涯家有腹黑老公:甜蜜追妻101次他是我的不接受反驳不一样的美食家穿成首富小娇妻婚内兽爱男神投喂指南盛世暖婚不准跟我说话!杀手重生:首长的小娇妻逼前妻回家倾心你看起来有点帅牵手的信任
完本推荐: 只愿金屋不藏娇全文阅读超武穿梭全文阅读一秒沦陷全文阅读勇者系统在末世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嫡女重生之一赌倾城全文阅读博君一笑甘为妾全文阅读七品县令傍神婆全文阅读烽火儿女情全文阅读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凤御九龙全文阅读被诅咒的奖金游戏全文阅读九鼎记全文阅读牧神记全文阅读重生之女王来袭全文阅读绝世男神全文阅读瑞泽天下全文阅读穿越之妓后全文阅读爱财如命全文阅读一朝为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平客栈重生之游戏大亨我和二哈共系统抗战之捍卫者伯爵大人有点甜唐朝小白领战场合同工大医凌然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帝霸佛系少女不修仙帝临鸿蒙红楼大贵族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永恒圣帝山河盛宴魅医倾城:逆天宝宝腹黑爹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随身空间:兵王的异能小媳妇茅山遗孤未来之最强萌妻超神藏书阁幸孕甜婚:老公,请关灯!废柴逆天召唤师我真不是学神归向快穿反派不好哄

为了和谐而奋斗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为了和谐而奋斗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为了和谐而奋斗txt下载手机版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为了和谐而奋斗 看齐小说移动版 - 看齐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