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小说 - 都市言情 - 乔荞商陆在线阅读 - 第702章 要让老爷子当证婚人

第702章 要让老爷子当证婚人

        宋薇也因为一直联系不上君泽,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阿森,你派出去的人,也找不到君泽吗?”

        秦森收到的消息有限,越是有限,越忧心忡忡,“他们只说君泽去了一个偏远的部落,派人去找了,什么收获也没有。”

        “要不我们亲自去一趟吧。”君泽是宋薇从小带到大的,那孩子命苦,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比要她的命还要痛苦。

        她拉住秦森的胳膊,“阿森,我们亲自去一趟金三角吧,君泽一天不回来,我心里一天不踏实。”

        秦森又何尝不急呢?

        可是他们这样盲目出去找人,并不会有收获。

        他拍着宋薇的背,安慰着,“君泽自小聪明,又经历过大风大浪,他肯定会保护好自己的。就算真遇到什么事,以他的能力一定能逢凶化吉。我们再等等看。”

        宋薇还是不放心,胸口的郁结之气化为一声长长的叹息。

        秦森又安慰她,“放心吧,君泽是去找安安的,他肯定是在找安安的路上,也许那里信号不好,所以才联系不上。”

        “都怪我不好,要是我能劝住他,让他晚一个星期去金三角,就能和安安碰面。”宋薇很自责。

        只是差了一个星期,君泽便和安安错过了。

        借着夜色,秦森轻轻拂了拂宋薇面前的发,打量着她的容颜。

        四十多岁的她,一点也不显老,风韵犹存中又多了许多书卷气息。

        有秦森的宠爱和呵护,宋薇也早已不是那个一脸蜡黄毫无气色,每天只能围着前夫孩子转的家庭主妇。

        秦森用爱情和金钱滋养着宋薇,也带她开了很多眼界。

        如今的宋薇,全身都是豪门富太太的贵气与优雅。

        秦森觉得宋薇越来越美。

        只是岁月不饶人,宋薇的千缕黑发中,总会跑出几根白发来。

        秦森拔了一根,感叹道,“君泽和安安都这么大了,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过,等他们办婚礼时,你穿得美美地上场,外人肯定看不出来,你会是新娘子的婆婆。”

        宋薇感叹道,“八字还没一撇呢,那俩孩子只是小时候的玩笑话,也不知道安安有没有喜欢的人。要是没有,我们君泽还有希望。”

        人人都知道君泽对安安用情至深。

        人人都不知道,安安早已对别人许了芳心。

        隔壁别墅,安安还在弹奏着那首《梁祝》。

        这首曲子一共有八个片段。

        十几分钟过去了,才到了曲中的激昂部分。

        一首曲子,将从古至今流传的爱情故事,展现得淋漓尽致。

        曲子转为悲伤部分时,宋薇也跟着有些悲伤和担忧。

        她窝进秦森的怀里,“阿森,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感觉我们君泽肯定会受情伤。”

        安安和君泽是因《梁祝》这首曲子,而缘起。

        《梁祝》那么悲,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秦森:“缘分是有定数的。要是君泽和安安能在一起是最好,不能在一起,我们当长辈的也不能强求。”

        一首曲子结束,已是二十多分钟后。

        老爷子听得热泪盈眶。

        安安从钢琴前转身回头,看着身后坐着的老爷子,“爷爷,我弹的曲子还行吧?”

        商仲伯抹了抹泪,激动感叹的情绪难以控制,“没想到我老头子有生之年,还能听到我宝贝孙女再次给我弹这首曲子,我老头子就是死了也值得了。”

        “爷爷,您还要一直陪安安呢。”安安听到那个‘死’字,心里顿时难受,哽咽得连声音都变哑了,“爷爷,以后我们不要说那个不吉利的字,您身体还很健康呢。”

        乔荞也听得难受,“是啊,爸,你还要长命百岁,不要说不吉利的字。”

        商陆看着老爷子今天很精神,意识也很清醒,隐隐约约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却在极力安慰大家:“爷爷看着还很精神呢!”

        老爷子笑了,慈祥的目光落在宝贝孙女的身上,“我还不能死,我还要看着我的宝贝孙女结婚嫁人。我们安安穿上婚纱的样子,一定很漂亮。”

        安安与起了身,走到老爷子的身旁,坐下。

        酸楚感叹的眼泪落下来。

        也不知道是在害怕爷爷老去,才落的泪,还是别的什么。

        想到嫁人一事,眼泪更是落地汹涌。

        脑海里,李遇的面容闪现而过。

        一并闪现而过的,还有她与李遇的过往种种……

        泪水一颗一颗落下来时,她握住了爷爷苍老的手,“爷爷,我嫁人的时候,你一定要当我的证婚人。”

        老爷子今天的意识,格外的清醒。

        他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满眼都是泪水,皱纹满布的手抬起来,心疼地拭着孙女脸颊上的泪水,“安安,不哭,死死答应你,一定要等到你结婚那天,做你的证婚人。”

        “拉勾。”安安抬手,勾了勾小指头。

        爷爷也抬手,勾住她纤细的小指头,“拉勾。”

        爷孙俩,笑了。

        松开手时,爷爷试探性地问,“安安,君泽那小伙子真的对你用情很深。等他回来,你要不要考虑考虑他,试着和他交往一下嘛。”

        以爷爷的经验来看,但凡是安安和君泽接触后,就会爱上君泽。

        除非小妮子早有心上人。

        怕就是怕小妮子真的有心上人了。

        这会儿,安安那闪躲的眼神,让爷爷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什么,随即又道,“不过缘分的事情不能强求,爷爷希望你能遵从你自己的内心。”

        “爷爷。我年纪还小,我想先好好学习中医。”安安内心有些乱,“感情的事情先暂时不谈吧。”

        老爷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细致地打量着孙女的反应。

        旁边的商陆和乔荞,也在打量着自己的女儿。

        几人都在为安安的感情问题,担忧着。

        这天晚上,安安回到房间,洗了澡,躺在床头。

        已经是夜深了。

        她睡不着。

        试图通过看中医方面的书,让自己的乱糟糟的心情平静下来。

        但越是翻书,越是心不在焉。

        她与李遇的事情,要不要告诉父母和爷爷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