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小说 - 武侠修真 - 魔尊泄露心声后被全宗门团宠了在线阅读 - 第24章 追兵

第24章 追兵

        空山妖谷自来是妖族险要之地,即便是强大的妖修,也不敢轻易入内。

        秦恕对此一清二楚,抱着萧闻夏离开时就已做好了会被妖兽袭击的准备。

        然而随着他们越飞越高,周遭却是越来越平静,就连曾袭击过萧闻夏的那种双头怪鸟都没有再出现过。

        【太平静了。】

        萧闻夏心中颇不平静,十分警惕的防备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秦恕的想法与萧闻夏一样,越是觉得此处不对劲,抱着萧闻夏御剑飞行的就越快。

        只要能快些离开空山妖谷,即便凭着他们两个小孩,应该也能平安回到灵城。

        被萧闻夏抱在怀里的妖狼王此时身体却有些僵硬,抬眸古怪的看着萧闻夏。

        它刚刚似乎听到了这小崽子心中所想,难道是因为主仆契的缘故?

        不过,周遭平静当然是因为有它这个妖王在,没见识的小崽子!

        妖狼王还没弄明白为何能听到萧闻夏的心声,就感觉到好几股灵力震颤开始快速接近他们。

        它伸出爪子一下拍在萧闻夏脸上,张嘴“呜呜”低叫着提醒萧闻夏。

        萧闻夏原本是听不懂兽语的,不过大概是因为已经与妖狼王契约的缘故,此时她竟明白了妖狼王的意思。

        后有追兵。

        “哥哥,有人追上来了!”萧闻夏转头向下方晦暗的山谷中看去,佯装自己已经看见了暗处修士的身影。

        秦恕并不起疑,头也不回,抱着萧闻夏就快速往上飞去。

        然而秦恕此时也不过就是个八岁小孩,飞行速度再怎么快也抵不过成年修士。

        不过片刻,萧闻夏就看清了追上来的人是谁。

        是方才和她搭话的解渠芳一行人。

        “小友请留步。”解渠芳等人御剑追上来,将萧闻夏与秦恕围在中间。

        萧闻夏心道坏了,这人精应该是起疑了。

        但面上,她依旧不动如山。

        “你不是刚刚那个伯伯吗?找我有事?”萧闻夏搂紧怀里的妖狼王。

        秦恕听得云里雾里,低声质问萧闻夏,“你不是说你没出山洞?”

        “我就出去了一小会儿,就遇到了这群人。”萧闻夏也不心虚,干脆承认道。

        【若我不出去,怎么能契约到妖狼王。】

        萧闻夏眼底流露出些微得意来。

        突然听到真相的秦恕:“……”

        就知道她不会老实。

        紧接着,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萧闻夏怀里的狗,突然就觉得有些心疼妖狼王。

        真是辛苦它了……

        解渠芳见两个小孩当着他的面嘀嘀咕咕也不生气,只一心一意用灼热的目光看着萧闻夏怀里的狗。

        “小友的灵宠可否借我一观?”

        秦恕虽是小孩,但也听出了解渠芳这并不是借去看看的意思。

        这只是他羞于从两个小孩手中明抢的托词。

        萧闻夏自然也听出了解渠芳的言外之意。

        但狗……啊不,妖狼王是她的契约兽。

        除非她死了,否则她是不会把它拱手让人的。

        “不可以哦伯伯,你若想要狗,可以让你的师尊帮你捉。”萧闻夏一脸天真。

        秦恕若是不知萧闻夏扮猪吃老虎的本性,这时候大概都要被她的表象骗过去。

        解渠芳此时也不知萧闻夏的虚实,还在兀自犹豫要不要明抢。

        不过他身后的那群年轻修士却已经不耐烦了。

        “师叔,不过是两个小孩子,何必与他们废话。”

        “抢来便是!”

        “是啊,她方才还对咱们撒谎了,她怀里的明明就是妖狼王的化身!”

        ……

        说完,那几个修士就明目张胆的往秦恕和萧闻夏身边快速靠了过来。

        妖狼王可不想刚出虎口就进狼窝,在萧闻夏怀里焦急的拱来拱去。

        呜呜昂昂!

        ——“解了你我之间的主仆契,我帮你们脱身!”

        萧闻夏对此置之不理,只在危急关头从袖里乾坤中掏出还没用完的迷魂香,对着那几个修士就撒了出去。

        秦恕原本还想尽力一搏,却不料萧闻夏会在此时突然出手。

        他一抬头就见半空中突然飘散出一层黄色的烟雾。

        下一刻,那几名向他们冲过来的修士就全部被那烟雾笼罩在了其中。

        不过转瞬,刚才还张牙舞爪想要对他们用强的几名年轻修士就从云头上栽了下去。

        解渠芳没料到萧闻夏竟会故技重施,眼见自家小辈全部中招,他一时也顾不上萧闻夏了,恨恨一握拳,就追着那几个往下坠落的修士去了。

        秦恕就趁着这个机会,抱着萧闻夏御剑快速离开。

        因急于避开解渠芳的追踪,所以秦恕并未仔细辨明去往灵城的方向,及至他意识到方向不对时,已经在妖族重重森林上空迷失了方向。

        而此时正在萧闻夏怀里闻闻嗅嗅的妖狼王不知何时已经钻入了她的袖里乾坤中。

        萧闻夏见它消失在袖袋里也乐得清净,从秦恕怀里下来,小心翼翼的由他扶着站到剑身上。

        今夜无星无月,夜色沉沉,再加之此地乃是妖族腹地,所以即便秦恕已学了观星辨位之术,此时也无法寻到回灵城的路了。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秦恕有些懊恼,垂着眼睫不敢去看萧闻夏的眼睛。

        萧闻夏却不着急,“没事,我师姐和师兄一定能找过来。”

        “你的长辈呢?”萧闻夏知道秦恕是鸣鹤宗宗主的独苗苗。

        就算是秦恕留下来在这里游学,应该也有宗门高手暗中相护。

        秦恕纤长的睫毛颤动的更厉害了些,“我不想他们跟着我,将他们全甩开了。”

        “若不是我这么做,这时候我们也不会迷路。”

        “这不怪你。”萧闻夏见他沮丧,伸手牵住了秦恕比她大一圈的小手,“等天亮之后,我们就能辨明方向了,到时候再回去找他们也不迟。”

        秦恕侧眸看向身侧可可爱爱的小孩儿,心里突然就没那么难受了。

        他重重点头,正欲摸黑带着萧闻夏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就见数团明灭跳动的鬼火从不远处游了过来。

        不过眨眼,连成线的鬼火将两人团团围在中间,在两人来不及反应之际,鬼火倏然散开,在两人脚下飞快画出一道传送符阵。

        符阵颤动着发出不祥的幽蓝光芒,照亮了剑上两个小孩略带惊诧的面孔。

        刚追上来的解渠芳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可还不等他上前将两人带出符阵,他就见那两个小孩尽数消失在了符阵中心处。

        “被人捷足先登了!”

        解渠芳懊恼不已,然而他却没有放弃,立刻发动寻踪法咒,追随着空气中残余的萧闻夏气息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