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小说 - 武侠修真 - 魔尊泄露心声后被全宗门团宠了在线阅读 - 第16章 修罗场

第16章 修罗场

        热闹的洺水河边,此起彼伏的“冰妹”叫的桥上的冰儿头皮发麻。

        周围的游人也都注意到了此处的动静,一个个古怪的朝这边看了过来。

        那十几个男修自然也听到了彼此的呼唤声,此时正莫名其妙的面面相觑。

        冰儿下意识的后退想跑,但其中一个男修却已经小跑到了她身边,亲亲热热的拉住了她的手。

        “冰妹,咱们好久没见了,我就知道你想我了。”祝沧一脸防备的看着桥下那剩下的十几个男修,“不过他们是谁啊?是你的朋友吗?”

        “诶,你谁啊,为什么拉冰妹的手!给我松开!”桥下的蔺与风见冰儿的手被人拉住,急赤白脸的就要冲上去同人干架。

        剩下那十几个男修见状,霎时也闹将起来,一个个终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难看的往冰儿身边凑,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萧闻夏和路婉站在不远处将这一切看的真切,周遭路人此时也都纷纷驻足围观,对着被十几个男修围在中间的冰儿指指点点。

        十几个男修给陶山景着实带来了不小的震撼,他这时候才缓缓回神,与正向他走近的萧闻夏和路婉六目相对。

        “师兄,我就知道你还没死心。”路婉一点也不同情陶山景,故意指着桥上的十几个男修对他道:“看到没,我们帮你把你十几个情敌通通叫过来了!”

        陶山景:“……”

        真是谢谢你们!

        陶山景原本看到这一幕心里是十分难过的,但他也并非冥顽不灵之人,只略略思量了片刻就彻底对冰儿死了心。

        他早该死心的。

        萧闻夏将陶山景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

        【我们费了这么大劲儿将这些人都找过来,大师兄要是还不中用……】

        听到萧闻夏的腹诽,陶山景不由额角冒汗。

        不知不觉中,他竟在小师妹心中树立起了如此不中用的形象……

        惭愧,惭愧!

        见上头那些男修还在不死心的围着冰儿质问其他人的身份,陶山景抹了一把脸,壮士断腕般也冲着那些人走了过去。

        “你说话啊冰妹!他们是谁!”

        “你不是说了,要与我同修万年,共同飞升吗!这算什么!”

        “冰妹,你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

        ……

        冰儿被这些人纠缠的脑袋发蒙,背后出了一层冷汗也不敢逃离。

        她勾搭的这些人来自不同大小宗派,但各个都算是宗派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今天若是她无法圆谎,之后她的下场会有多惨她都难以想象。

        “我……我……”冰儿正急的额角冒汗,一侧头,却见熟悉的同宗师兄弟正在不远处围观。

        她干脆向他们伸出手,佯装头晕道:“各位,我今日身子有些不舒服,我师兄弟正好在这儿,就烦请你们让开点,我要随他们先回宗门了。”

        “今日你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就别走了!”祝沧不是傻瓜,这时候自然明白冰儿有猫腻。

        喜欢的时候他是很喜欢冰儿不假,但冰儿若是背叛他,他也不可能对她心慈手软!

        一旁的蔺与风这时候也回过味儿来了,但他却转了转眼珠子,对冰儿好言道:“冰妹,不管你过去如何,以后只要你能一心一意和我在一起,我就什么都能原谅你!”

        路婉和萧闻夏将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两人都不由一脸嫌弃的看着蔺与风。

        他到底是多爱啊!

        这时候,冰儿的师兄弟见冰儿脱不开身,一个个的都走上前来想要帮她解围。

        “你们快放开冰儿师姐,她都说了不舒服,你们还抓着她不放是作甚!”

        “敢在我逍遥宗下对冰儿师姐不敬,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这两人看不清形势,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冰儿说话。

        陶山景冷眼旁观了半晌,这时候终于找到时机开口了。

        “冰儿与这十多人都有密切来往,并非他们有意为难,而是冰儿先对不起他们在先。”陶山景没把话说的很难听。

        但在场的人都并非傻子,自是明白冰儿这是脚踏多条船了。

        那群师兄弟本来看到是陶山景,还十分恭敬的对他点了点头。

        不过在听到陶山景的话之后,他们却都一脸震惊。

        “不可能,冰儿师姐不是那样的人,她为人温和友善,平日对我们极好,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就是就是,冰儿师妹最是品行高尚,先前我受伤,她还曾衣不解带的照顾我,她那么善良那么好,陶师兄你可不要胳膊肘往外拐,帮别人诬陷冰儿师妹!”

        “陶师兄,你不会是因为对冰儿师姐爱而不得,所以才这样说的吧,枉我平日里那么敬重你!”

        萧闻夏都有些佩服冰儿了,在脚踏多条船的同时,竟还能笼络这么多人的心。

        陶山景抬手打断他们的吵嚷,指着那十几个男修道:“我说的是真是假,问问这十几个人便是。”

        说完,陶山景对还握着冰儿手的祝沧抬了抬下巴,“你先说,你和冰儿是什么关系?”

        在听到冰儿曾衣不解带的照顾那名师兄的时候,祝沧的脸色就十分难看了。

        被陶山景这么一问,他先是冷冷的瞪了冰儿一眼,才硬邦邦的道:“我们即将结为道侣。”

        言毕,祝沧就松开了冰儿,还使了个小清洁术洗干净了曾碰触她的手。

        “什么!冰妹明明与我才是命定的道侣!”

        “这……我们昨天还在一起过夜了,冰妹,你昨晚对我说的难道都是假话!”

        一些人依旧不敢相信自己被冰儿给耍了。

        但另一些人却已经彻底清醒过来,一脸森寒的看着冰儿。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如此骗我!”

        “奶奶个腿的,快把老子花在你身上的灵石还回来!”

        ……

        十几个男修此时都不淡定了,围着冰儿恨不能将她生吞活剥了去。

        冰儿此时腿都快软了。

        而先前为她说话的那些师兄弟们此时也回过味儿来了。

        “冰儿师姐……竟这般……”

        “当真不知羞耻!”

        “她先前还向我示好,我本以为我们……”

        冰儿被周遭的唾骂声吵得几乎晕厥,想起蔺与风刚才说过的话,她立刻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他的手。

        “我以后一定一心一意待你,你快带我走!”

        蔺与风眼底划过一抹阴寒,他握住冰儿的手腕,一股森冷灵力霎时钻入了她的身体内。

        “行啊,我这就带你走。”

        冰儿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无意识的打了个激灵,挣扎着就要扑进蔺与风怀里。

        然而就在她即将扑到蔺与风身上时,蔺与风却突然收回了手,闪身后退数步躲开了,将她那张被挡住的脸暴露在围观众人面前。

        看清她此时的模样后,围观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倒抽气的声音。

        萧闻夏与路婉也一脸惊诧的看着冰儿那张突然发生变化的脸。

        【这张脸……不会才是她的真面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