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小说 - 武侠修真 - 魔尊泄露心声后被全宗门团宠了在线阅读 - 第13章 密语碟

第13章 密语碟

        风荷的尖叫声和周遭围观众人的惊呼声混杂成一团,让场面逐渐失控。

        胎儿尸体炸出的血花在半空中画出一道黑色符咒,须臾,那符咒已成,直射向常啸眉心。

        常啸目光一凛,险险闪身躲过那道符咒。

        路婉见那符咒依旧追着常啸不依不饶,抬手画出一道结界将其圈在其中。

        谁知那符咒却有形无质,结界根本困不住它。

        为了躲避那符咒,常啸只能左躲右闪,在云头上快速移动起来。

        萧闻夏看的皱眉,口中低低念诵狩魔咒。

        然而因她此时的灵力太过低微,所以并不能将噬魂咒消解。

        【噬魂咒除非没入目标人物体内,否则难以消解,要是三师兄能化出替身就好了。】

        听到萧闻夏的这句话,常啸眼睛就是一亮。

        他掐诀化出身外化身,将其挡在身前。

        那符咒难以识别替身与真身的区别,一下子钻入了替身眉心。

        在噬魂咒进入体内后替身慢慢化作黑雾,消失在了半空中。

        常啸见噬魂咒也跟着消散了,这才落回人群中,一脸冷漠的看着已经呆滞了的风荷。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常啸没想到风荷和周午会用这么阴毒的法子对付他。

        风荷这时候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闻言不禁捂脸痛哭起来。

        “是周午,他心中对你多有不满,骗我说孩子已是死胎,叫我用他来败坏你的名声。”风荷哭着道:“不管你是否认下这孩子,我都会将孩子死亡的因果牵到你身上,届时你沾了因果,天道自会降下天罚。”

        常啸、路婉和晗引早从萧闻夏的心声中得知了这些,这时候也只是冷漠的看着风荷。

        但围观众人听到这样的真相却都被震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们都误会了常啸师兄,是这女人和她那孩子的生父太过恶毒!

        天下竟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两人!

        不过让人惊掉下巴的却还在后头。

        风荷愤恨的咬紧牙,“只恨我太过蠢笨,没能看清枕边人的真面目!”

        “他竟不惜害死我们的孩子,在他身上下这样恶毒的咒术,还叫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带着孩子来害你!”

        “是我……是我对不起你!若不是我被他哄骗,我也不会背叛你……”

        眼见着风荷就要越说越多,常啸开口打断了她。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要再提了。”常啸可不觉得被人绿是什么值得到处宣扬的事。

        萧闻夏见事情终于解释清楚,伸手扯了扯常啸的衣角。

        “三师兄,那害你的人真可恶,咱们可不能放过他!”萧闻夏只觉那给胎儿下了噬魂咒的人与魔族有些关系。

        要知道,这些名门正派是看不上这些阴毒术法的,这些术法也只有魔族会用。

        常啸自然不可能把周午给忘了。

        他伸手摸摸萧闻夏的脑袋,又问风荷道:“周午在哪儿?”

        风荷这时候也恨极了周午,干脆交代了他的位置。

        “他就躲在距离逍遥宗不远的山里,我带你去找他。”

        常啸的修为对付周午绰绰有余,他也不带旁人,跟着风荷就驾云离开了。

        这之后围观众人才回过神来,一个个心虚的面面相觑。

        路婉那刀子一样的眼神一一看过去,“我师兄是不是那等负心汉,今天你们可知道了?”

        “知道了知道了!”

        “下次还敢不敢嚼我师兄的舌根子?”路婉看似在问,但那语气却能称得上是在威胁了。

        “不敢不敢!”

        围观众人把手都要摇出残影了,显然是不敢在路婉面前造次。

        “散了吧。”路婉看了这群拱火的就烦,挥手让他们速速离开。

        晗引见事情结束,也挥挥衣袖离开了,只是离开前摸了摸萧闻夏的脑袋,罕见的对她笑了一笑。

        萧闻夏对这位医仙也很有好感,也对她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冰儿见众人都要离开,也想跟着悄无声息的溜走。

        萧闻夏一直盯着她呢,见她要走,就假装不经意的道:“冰儿师姐,你过了禁闭期啊。”

        路婉被她这么一提醒,转头就盯住了冰儿。

        “给我站住。”路婉恶霸似得带着萧闻夏走到她面前,一大一小硬生生营造出了包围冰儿的气势。

        冰儿的闭口诀还没解开,只能一脸憋屈的看着路婉。

        【这人忒会拱火,可得好好整治整治她。】

        萧闻夏略一思索,就是眼前一亮。

        【不如趁机偷了她的密语碟,给她那些好哥哥发密语,将他们约到一处,戳破她脚踏多条船的真相。】

        路婉正愁不知怎么教训冰儿呢,听到萧闻夏的心声,也一脸的跃跃欲试。

        “你给我老实点,这段时间最好看见我们都能绕道走,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路婉一边威胁冰儿,一边绕着她走了一圈。

        见她的密语碟就挂在腰上,不禁眼前一亮,趁着冰儿慌张想要逃离的间隙,伸手就将其摘下来笼在了袖子中。

        “还不走?”路婉东西到手,立刻撵人。

        冰儿见她不再计较,哪里还管其他,逃也似得就离开了。

        路婉见人走远,这才带着萧闻夏回到辞乐峰。

        两人躲入路婉房内后,路婉才将顺来的密语碟摆在萧闻夏面前。

        “怎么样!”路婉一脸得意求夸。

        萧闻夏见了那密语碟十分惊讶,“这是…冰儿的密语碟?!”

        “对,她成天人模狗样的,说不定内里藏着什么龌龊事呢,我们一起看看她的密语碟,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偷看冰儿的隐私,路婉并没什么心理压力。

        萧闻夏本就是个只顾自己开心的魔族,这时候也一脸赞同。

        路婉抬手捏诀破了冰儿密语碟上的禁咒,与萧闻夏分出一缕神识钻入密语碟。

        密语碟中是一片纯白的空间,一高耸入云的书架正放于其中。

        书架上分门别类的摆着标注了不同人姓名的卷轴。

        路婉根本没有多翻找,就看到了角落里那个标注了陶山景的卷轴。

        “夏夏,这里。”路婉将萧闻夏叫到身边,两人一起朝那展开的卷轴看去。

        这一看,两人都是一脸的嫌弃。

        他们大师兄与冰儿之间的对话,充分给两人展示了舔狗的自我修养。

        路婉看不下去了,合上卷轴放到旁边,告诫萧闻夏道:“可不能学大师兄,这么卑微,我以前养的狗都没他这么殷勤……”

        萧闻夏也看的叹为观止。

        他们大师兄居然在半夜给冰儿和她另一位好哥哥送过酒??

        而且就这样,陶山景都没能发现冰儿露出的马脚!

        搁下陶山景的卷轴,路婉随手拿过他上方格子中的卷轴。

        两人凑过去一看,路婉顿时伸手捂住了萧闻夏的眼。

        这和在密语碟里乱搞有什么区别!

        要不是密语碟中无法神交,路婉都怕他们生在密语碟里!

        萧闻夏也恨不得自戳双目。

        【咦---】